第1章 噩梦
《以爱为名的枷锁》
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在阅读:第1章 噩梦_第1/2页

    “别!别过来……”

    哀求的女声响起,可斧头拖拽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刺啦”声响没有半分停下的意思,反而越来越近。

    那种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房间,令人毛骨悚然,也让人满心绝望。

    “乖,别怕,你知道的,我爱你,我不会伤害你!”

    诡谲的带着笑意的男声自她耳畔响起,引得她一阵颤栗。

    沈秋妍紧闭着眼,被镣铐锁住的手脚,让她退无可退。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近,喷洒在她脖颈间,引得她惊声尖叫:“啊——!”

    ……

    猛然睁开眼,霎时的光亮刺激的沈秋妍再次闭上了眼,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今天感觉怎么样?”

    关切的男声响起,将沈秋妍从恐惧之中拉了回来。

    她睁开眼,看着满眼担忧的男人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虚弱:“还是老样子。”

    眼前的男人叫苏城秋,是沈秋妍的心理医生。

    也是近三年来,苏秋妍唯一信任的人。

    而她以前的朋友,早就三年前那场事件后分道扬镳。

    苏城秋听到沈秋妍的话,脸上漫布愧疚之色。

    “很抱歉,这么久,还是不能帮你走出来。”

    闻言沈秋妍笑了笑,离开那个男人三年,也在苏城秋这儿治疗了三年,她早就猜到了现在的结果,只不过她不想承认。

    不想承认过去了三年,她还是走不出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那场噩梦!

    一场以爱为名,却充斥了暴虐血腥的噩梦!

    “今天到这儿吧,我先回去了。”沈秋妍站起身,有些疲累地走了出去。

    苏城秋看着关闭上的房门,掩在金丝眼镜后的双眼划过抹叹然。

    几近日暮,大街上人潮熙攘。

    沈秋妍打开出租屋,回脚勾上门锁,将自己摔进了松软床中。

    白炽灯亮的刺目,她却没有关上的意思。

    闭上眼,沈秋妍脑中再次忆起了刚刚在心理咨询室的场景。

    曳地的斧头,男人的低笑,惶恐的哀嚎……

    那一年,她的耳中充斥着这些声响,还有男人的那一句“我爱你”。

    沈秋妍甚至都不清楚她究竟是如何熬过那一年的,不过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三年前,她亲手将那个男人送进了监狱,结束了她的噩梦!

    可她也落下了后遗症,苏城秋说这叫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

    她忘记了那个男人的长相,忘记了曾经很多事情。

    唯独记着的是他的声音,整夜整夜的萦绕在她耳畔,不得停息。

    是以,这三年来,她只能依靠着彻夜不灭的灯,和手机中的安眠曲来求得夜晚的安睡。

    重重的舒了口气,沈秋妍起身去洗漱,再次躺回去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她点开安眠曲播放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