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重逢
《抚宋》
关灯
护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在阅读:第116章重逢_第1/2页

    ();    地面微微震颤,旋即,哨骑如飞一般地自远处归来,冲破了风雪,径自到了披红挂绿的彩门之前,大声道:“来了来了,指挥使来了。”

    话音未落,众人的视野之中,穿过飘飘洒洒的雪花,看见了长长的骑兵队伍正络绎不绝地向着这边行来。

    罗纲双臂挥舞,一声大喝:“乐起!”

    十只大锁呐高高扬起,欢快的乐曲立时响彻在天地之间。

    竟然是一曲百鸟朝凤。

    锁钠,大鼓,锣儿钹儿一齐奏响的时候,萧定带着队伍也抵近了大彩门。

    看到这个阵势,萧定倒是楞了楞,他昨天才通知神堂堡自己将要抵达,一晚上的时间,他们居然就搞出了这么大的阵势?

    缓缓策马穿过彩门,萧诚已是捧着一碗酒走了过来,高高举起,大声道:“一杯水洒,略洗风尘,指挥使,请!”

    萧定看着自家二弟,不由得哈哈大笑,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二弟是吃了不少的苦,本来洁白如玉的脸庞,现在冻得通红,一些地方甚至开裂了,至于耳朵上,也结上了痂,而捧着酒的手上,照样是痂疤重重。

    伸手接过酒碗,仰天一口喝了一个干干净净,“好酒。”

    这样的酒,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的,因为今天萧诚往酒里掺水,一斤酒里,起码掺了半斤水,不然不够喝啊!

    不过只要人的心情到了,便是清水,也能喝出美酒的滋味来。

    每一个跨过彩门的广锐军士兵,都会有人奉上一杯水酒。

    萧诚引领着萧定及这一千士卒,到了神堂堡主堡之下的空地之上。在哪里,两千铁鹞子,正集结待命,等待着萧定的检阅。

    “大哥,这便是我跟你说过的铁鹞子,当然,现在他们还没有配备齐盔甲以及合用的武器,战斗力肯定还不能达到最高点。不过这些人的基本素质都在这里了,大哥再稍加点拨,以后这些人,便是大哥你纵横西北所向无敌的利器。”萧诚笑吟吟地道。

    “真没有想到,你能做到这一步!”萧定看着萧诚,又是欣喜,又是感慨:“我本来以为,等我到了横山,至少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慢慢地搞定横山诸蕃,可你一个月的时间,不但把这些事情都做了,而且还远远地超出了所有人的估计。哈哈哈,铁鹞子,你这是把整个横山土蕃,都给绑到了我们的战车上了啊!”

    “大哥,这还只是第一步。”萧诚摇头道:“真正地能把他们绑在一起的,光是眼前这点蝇头小利可还不行。这些士兵或许会很满足眼前的待遇,荣光,但他们背手的族长以及大人物们,想要得到的却更多,这便需要大哥你带着他们来得到了。”

    “唯有血于火,只要他们够英勇,战胜敌人之后,他们自然能得到。”萧定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也不是一个死抱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念头的人。咱们大宋一直便有蕃兵嘛!”

    “大哥,我组建这支铁鹞子,可不是让你把他们当蕃兵用的。”萧诚笑道:“他们真实的战斗力,稍加训练,可比你的马军要强得多。以后,他们会成为你横扫西北的主力。”

    “有这么厉害?”萧定疑惑地道。

    “回头你可以问辛渐与贺正他们!”萧诚笑道:“等到你在他们心中建立了威信,在横山这些大大小小的部落之中真正树立起了你才是老大的声威之后,你应当还抽调横山诸蕃中的步卒,组成山地重步兵,名子我都帮你想好了,就叫步跋子。”

    萧定愕然道:“你起的名字为什么都这样怪模怪式的,铁鹞子,步跋子,听起来总是不那么顺耳呢!”

    萧诚一笑:“听得多了,自然就顺耳了。大哥,铁鹞子是重骑兵部队,而步跋子则是从横山诸羌之中选择那些上下山坡,出入溪涧,最能逾高超远,轻足善走者来组成,与铁鹞子配合使用,则威力更大。”

    “这事儿以后再说吧!”萧定摇头道:“现在我的步卒还是够用的。而且步卒,我更信任大宋人,他们的纪律性更强。”

    萧诚微笑着点头,大哥说得倒也不错,不过他想要建立的步跋子,与一般的步兵不大一样,更加类似于一种执行特别任务的军队,与一般的步卒是可以互相补充的。

    正如萧定所说,这个事情,可以容后再议。

    二千铁鹞子,的确让萧定有些震憾,特别是那五百个已经配备了甲胄的家伙,看到他们,萧定一时之是居然有些恍惚,似乎眼前出现的不是他的铁鹞子,而是辽国的皮室军。

    短暂的恍惚之后,心里却又兴奋起来,等到西北大事落停,皇宋三路攻伐大辽的时候,眼前的这支铁鹞子,绝对能让辽人的铁骑不好受。

    检阅完了铁鹞子,目送着这些人回到军营,萧定道:“全部由党项人组成的啊?连带队的将领都是党项人?”

    “这个没有一定之规。”萧诚道:“组建的时候,我就说得很清楚了。谁都可以加入铁鹞子,只要他本事足够,而成为带兵的头头,那就靠自己的拳头说话,说起来,现在的六个营将,全都是打出来的。与大哥你当初到广锐军马营的时候一模一样。大哥如果想让宋人进去,那自然也得靠自己的真本事。”

    萧定微微点头。

    “大哥,这些人虽然都来自横山诸蕃,但我在编组的时候,却是将整个部族打乱了的,每个营,每个队,基本上不会有太多来自同一部落的人,这样就断绝了他们有可能的抱团行为。还有一件事,倒是让我意外,这次较量出来的六个营将,没有一个是来自党项大部族的。全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部落里头出来的。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互相牵制,倒也的确算是一件好事,以后我再慢慢地往里面掺宋人吧!太倚靠党项人,也不是长久之间。”萧定道。

    “今天因为大哥还要收拾定边军的一些手尾,所以今天就没有安排宴席,明天,神堂堡会大摆宴席庆祝,横山诸蕃大大小小的首领,都是会来的,特别是仁多忠与拓拔扬威,都会亲自来见大哥。”

    “这二人有何不同之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